切换到宽版
  • 4850阅读
  • 0回复

伯爵夫人所做出的评论是一致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kyv8f
 

安格尔《伯爵夫人年绘画性是一个有意思值得思考的话题,今日在阅看安格尔的一幅学院派画作时看到这样的一个艺术评论:这时的安格尔已成为一个一切优美和精致事物的宠爱者,此画人物造型严谨准确,但由于这非凡的准确以致在表现手法上,线条变成了绝对压倒一切的形式而失去了绘画性,也失掉了它的活跃流畅气韵,说实话这也是我在字绘画时时常遇到的问题,当你绘画的对象因为机器般(线条某种程度可以算作机器的一部分)的规整而显得异常突出时,往往这里就会出现所谓的绘画性问题,这个所谓的绘画性问题与你所描绘的对象是否准确无关,绘画性说到底来自于我们人主观的形而上而非客观的描绘对象,我们时常发现这样的问题,无论是布面油画抑或是字绘画,当有时你觉得你绘画的对象达到一定程度的精确时,你会忽然发觉它们失却了所谓的绘画性,即它们像是一些制图技巧描绘出来的,这感觉就与第一段时我们所看到的对于安格尔油画《伯爵夫人所做出的评论是一致的,绘画性之感觉并非来自于我们在画布上或者在电脑上所描绘出的任何物体,它来自于我们的直觉,是我们长久思维背后的形而上的感觉,正如人眼是灵敏的一般,我们思维亦是灵敏的,很快的,我们通常能觉察出所谓的绘画性的问题,绘画性,从言语上来描述是匮乏的,正如一旦我们试图去描绘来自于大脑形而上的东西时,我们就知晓语言仅仅只是表达思维的工具,它仅仅只是我们思维我们的形而上的一个有限的子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根即在于此,既然难以用语言描绘,
那么我们可以用一个办法来解决之,即用我们的手,用我们的笔触(色彩的涂抹)而非借助任何外部的工具(线条亦算其一)来涂抹你所绘制的任何对象,很神奇不是,那些涂抹在某种程度上的确破坏了对象的规整,但问题是绘画性它回来了,因而,说到底,我们的眼睛以及我们的思维追逐的始终是我们的手,因为手出发的本源依旧是我们的思维以及我们的眼睛,绘画性的体现仅仅表达出我们对自身无穷无尽的爱而已广州专业除甲醛公司安格尔《伯爵夫人年绘画性是一个有意思值得思考的话题,今日在阅看安格尔的一幅学院派画作时看到这样的一个艺术评论:这时的安格尔已成为一个一切优美和精致事物的宠爱者,此画人物造型严谨准确,但由于这非凡的准确以致在表现手法上,线条变成了绝对压倒一切的形式而失去了绘画性,也失掉了它的活跃流畅气韵,说实话这也是我在字绘画时时常遇到的问题,当你绘画的对象因为机器般(线条某种程度可以算作机器的一部分)的规整而显得异常突出时,往往这里就会出现所谓的绘画性问题,这个所谓的绘画性问题与你所描绘的对象是否准确无关,绘画性说到底来自于我们人主观的形而上而非客观的描绘对象,我们时常发现这样的问题,无论是布面油画抑或是字绘画,当有时你觉得你绘画的对象达到一定程度的精确时,你会忽然发觉它们失却了所谓的绘画性,即它们像是一些制图技巧描绘出来的,这感觉就与第一段时我们所看到的对于安格尔油画《伯爵夫人所做出的评论是一致的,绘画性之感觉并非来自于我们在画布上或者在电脑上所描绘出的任何物体,它来自于我们的直觉,是我们长久思维背后的形而上的感觉,正如人眼是灵敏的一般,我们思维亦是灵敏的,很快的,我们通常能觉察出所谓的绘画性的问题,绘画性,从言语上来描述是匮乏的,正如一旦我们试图去描绘来自于大脑形而上的东西时,我们就知晓语言仅仅只是表达思维的工具,它仅仅只是我们思维我们的形而上的一个有限的子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根即在于此,既然难以用语言描绘,
那么我们可以用一个办法来解决之,即用我们的手,用我们的笔触(色彩的涂抹)而非借助任何外部的工具(线条亦算其一)来涂抹你所绘制的任何对象,很神奇不是,那些涂抹在某种程度上的确破坏了对象的规整,但问题是绘画性它回来了,因而,说到底,我们的眼睛以及我们的思维追逐的始终是我们的手,因为手出发的本源依旧是我们的思维以及我们的眼睛,绘画性的体现仅仅表达出我们对自身无穷无尽的爱而已,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